成都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沙特正在酝酿全球最大规模的太阳能领域投资

发布时间:2019-08-15 17:15:55 编辑:笔名

  OFweek:沙特正在领域酝酿着全球最大规模的投资。在首都利雅得附近,沙特正筹建极具规模的工厂;在波斯湾沿岸,大批生产线将投入生产。2016年,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和沙特最主要的发电企业沙特电力计划共同启动10项太阳能工程。

  我们对太阳能很感兴趣,并且该产业很快就会在王国迅速发展起来。 沙特亲王图尔基(Prince Turkibin Saud bin Mohammad Al Saud)正全力推动太阳能产业的发展。在他的带领下,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科技城和沙特技术开发和投资公司已走在行业前沿。

  作为沙特阿拉伯的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在沙特王国转向太阳能的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家公司一开始涉足太阳能行业的举动非常小,也就是在其办公楼边上安装一排板。不过,该公司计划2016年投入10个或更多更大的太阳能项目,这代表着这家公司真的开始重视太阳能了。而沙特阿美的转型背后,是这个中东大国对未来的深深担忧。

  正在远去的石油时代

  【对于资源依赖型国家,资源减价是痛苦的】

  现在,部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基金早已开始减少对化石燃料的投资,迎接能源 革命 的到来。以石油行业起价的洛克菲勒兄弟基金领导的一个总额达500亿美元的基金联盟已经宣布,将放弃化石燃料的使用;作为公认的技术变革先锋,斯坦福大学正在出售该校基金会持有的全部煤炭公司股份;今年2月,悉尼大学也推出了一项为期三年的计划,以逐步削减20%可能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项目的投资。

  好的政策是让金融机构争相进入这一高风险领域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美国已经为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税收抵免,德国、马来西亚和韩国则愿意为并的低碳项目提供低于常规的税率,许多公共机构 例如世界银行和欧洲投资银行也在大量发行绿色债券,全球范围内还有超过10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银行在尽全力支持低碳产业的发展。同时,美国、英国和巴西还将低碳产业的相关群体吸收进了决策圈,以避免政府在制定政策时犯系统性错误。中国和美国领导人去年在中国签订的减排协议,更是为这个目标的实现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础。

  突然迸发的页岩气革命进一步让沙特意识到了威胁。在给沙特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AliNaimi)的信中,中东首富 在沙特前国王48个儿子中非常杰出的瓦利德王子就认为,页岩气革命正让依赖石油的沙特阿拉伯面临危机,它让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变得非常脆弱, 我们的国家正在面临危险,我们必须寻找更多的收入来源,因为我们此前几乎完全依靠石油。

  另外一个不能不提的因素是中国对化石能源需求的锐减。去年,在意识到中国的石油需求增速正在放缓后,沙特阿拉伯几乎陷入了恐慌之中。在他们看来,尽管中国石油(601857,股吧)需求的增速仍然两倍于全球均值,但主要能源研究机构不断下调的中国石油需求预期让他们紧张。

  对于资源依赖型国家,资源减价是痛苦的。在委内瑞拉,石油价格萎靡严重影响了财政健康,今年以来,这个国家一直为大规模的抗议和不断传来的负面经济消息所困扰;在俄罗斯,石油价格的暴跌使普京焦头烂额;在伊朗,油价暴跌严重影响了伊朗的经常账户平衡,政府已经没有能力筹措足够资金补贴民生。沙特因此意识到,自己必须未雨绸缪开始转型。

  转型只能依靠市场

  【如果沙特政府还想继续掌控局势,就必须想方设法在不降低民众福利的情况下减少石油使用,也就是说,需要提高经济效率或者寻找替代性的能源】

  这样的事情在 能源大国 沙特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著名的谢巴赫油田已经自喷了超过60年且从未减产,那里的负责人认为,这样的自喷再维持60年、甚至100年都不是问题,这意味着沙特至少在未来一个世纪之内都不必为廉价能源的消失担忧。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沙特数十年来一直都是浪费石油的典型代表。在沙特,汽油售价约为0.8元人民币/升,电价低为0.06元人民币/度,这样的价格都只相当于同样产品在中国价格的八分之一。因此,你可以在高速路上随意看见凯迪拉克、林肯等各式巨型SUV,因为使用这些豪车的成本实在太过低廉;你也可以看到,即便在这样的酷热地带,所有建筑物都没有使用隔热层,因为家家户户的空调都是24小时工作,温度还低得需要 添衣保暖 。

  沙特大部分电力也源自燃油。很早以前。大多数国家就已经因为成本问题摒弃这种模式,而将石油仅用于交通,后者对石油资源的利用效率要远远高于发电。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沙特大多数电厂的效率都极其低下:201 年,沙特国内发电厂的耗电量高达全国总用电量的70%。作为浪费的结果,这个只有 000万人口的国家竟然是全球第六大耗油国。

  而且,这些燃油电站还需要耗费大量的清洁水,沙特最大的燃油电站每天石油的清洁水就超过150万吨。就像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样,水在沙特的价值远远超过石油,将这么多的水用在发电领域同样意味着巨大的浪费,为这些浪费买单的只能是沙特慷慨的王室和政府。

  沙特政府一直在努力维持这些福利,但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财务负担。现在,沙特阿拉伯的年燃油消耗量已经达到其石油年产量的1/4,而其国内石油消费量每年的增长幅度高达7%。英国查塔姆研究所根据自己的模型预测,沙特国内的石油消费量最早在2021年将会耗光其石油出口量;而到20 8年,沙特将会变成一个纯石油进口国,这在今天简直难以想象。

  数十年以来,沙特小心谨慎地控制其石油输出量来维持想要的国际油价。尽管业内一直对沙特地下到底有多少石油争论不休,有些人甚至断定沙特的石油储量肯定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多,但沙特官员们一直在各种场合坚称他们不会遭遇石油危机。同时,他们也觉得确实有必要警惕其他行业的竞争者和维护石油市场的稳定,毕竟这关系到这个中东大国的国运。

  过去一年,沙特政府对空调实施了严格的节能要求,对车辆也实行前所未有的燃油经济性标准,并要求新建楼房安装隔热层,并进一步要求新建发电厂的提高效率。今年三月,沙特还与韩国签署了学术合作备忘录,这个国家希望建立两个核反应堆来逐步完善能源结构。

  从目前来看,沙特皇室最不可能做的就是在近期内削减石油补贴。在沙特,人们已经将高额补贴带来的廉价能源视为每个公民与生俱来的权利,任何试图提升油价的行为都是不受欢迎的。因此,尽管形势危急,沙特政府还是没有那么大的政策空间,转型只能依靠市场。

  英国查塔姆研究所的预测对于沙特来说无疑是一个灾难性打击。长期以来,沙特的政治稳定一直依赖于 统治交易 ,沙特皇室通过石油出口给国民提供大量的社会福利,民众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如果不加以管制,国内石油消耗量将可能会限制整个国家通过石油储备调控国际油价的能力。如果沙特政府还想继续掌控局势,就必须想方设法在不降低民众福利的情况下减少石油使用,也就是说,需要提高经济效率或者寻找替代性的能源。

  选择太阳能

  【让人不大乐观的是,太阳能直到今天实际上还未能给沙特提供任何能源】

  太阳能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除了拥有全球最好的油田和庞大的金融实力外,沙特的日照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沙特还拥有广袤的沙漠,这简直是为太阳能电池板陈列量身定做的。过去五年,因为中国企业的介入,单位太阳能的发电成本降低了超过80%,而且很多技术 例如太阳电池板的生产技术、等等都已经成熟,太阳能的产业化条件已经具备。

  因此,沙特政府早在三年前就雄心勃勃地宣布,截至20 2年将完成410亿瓦的太阳能产量,这比领跑者德国现有的能力还要强大,从而足够满足沙特整个国家电力需求的20%。但让人不大乐观的是,太阳能直到今天实际上还未能给沙特提供任何能源。

  这就是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抛开复杂的官僚体系和技术障碍,太阳能战略实现过程中还面临着非常多的难题,比如会严重影响太阳能电池板产能的沙尘暴,还有政府优厚的石油补贴政策,前者让强烈的光照失去了很多意义,后者则让沙特民众从来没有感受过节能的必要。

  事实上,任何动摇石油地位的行为都会威胁到众多根深蒂固的利益方。纳赛尔 卡塔尼(Nasser Qahtani)作为沙特阿拉伯电力 热电联产监督管理机构法规事务的二把手,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试图联合竞争选区共同缔造现代化能源系统。纳赛尔着重强调,沙特的能源补贴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浪费。世界银行曾估算,沙特花费在这些补贴上的金额占其GDP的10%以上,也超过国家预算的1/ ,纳赛尔指出, 我觉得这个数据是相当准确的,因此它支撑不了多久。

  从机会成本的角度来看,这样低效而慷慨的福利政策确实难以为继。沙特阿美出售给沙特电力的油价约4美元/桶,几乎等于生产成本。即使当下全球油价已降至约60美元/桶,这样的销售政策还是造成了每桶56美元的损失。如果油价回升,那么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

  因此,即使一切如愿,太阳能发电的成本还是比现有燃油发电厂的电价要高,因为燃油发电厂仅需支付有补贴的油价。因此,迄今为止还没有私人企业参与沙特的太阳能发展战略,他们都在等待政府提供一些合同模板,让太阳能发电能够与人为廉价的燃油电力相匹敌。

  如今,最出位的是沙特水电项目公司(ACWA)。过去几年,ACWA已经和多个国家签署了太阳能发电合同。今年初,该公司中标承建迪拜的太阳能发电站,ACWA在迪拜给出的太阳能电力售价为5.84美分/度,该公司还承诺将以5美分/度的价格向沙特提供太阳能电力,这是目前太阳能电力的最低价格。 我们有信心在项目合同期25年内获得可观的利润。 ACWA总裁帕迪 帕德曼纳森(Paddy Padmanathan)表示: 忽然之间,可再生能源成为了一个极具竞争力的选择。

  但要让这个选择变成实实在在的商业,沙特阿拉伯还有太长的路要一步步地完成。

  现实很骨感

  【沙特宣布其太阳能发展目标的完成日期将推延至2040年。尽管期限延长,怀疑者仍认为这个目标如同海市蜃楼】

  上世纪70年代,沙特就曾经尝试发展太阳能。1979年,中东动荡引发石油危机的那年,美国时任总统卡特在白宫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同年,就在利雅得西北20公里处一个小村里,美国和沙特共同启动了一个太阳能研究站,那是中东能源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但在全球对石油需求迅猛增长的岁月中,该站点的工作期曾一度陷入低迷。直到最近几年,这个当初被赋予极大意义的研究站终于迎来了新生。2010年,负责运营该站点的沙特科技城在此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实验性组装线用以生产太阳能电池板。一年之后,这条组装线的产量翻了四倍。随后,沙特政府制定了新的计划以求让产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翻番。

  图尔基王子认为,沙特要建设一个可以比肩中国产能的工厂。他表示,这样做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在沙特境内普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同时也还要实现出口。这样一来,沙特国内数量众多的年轻人就可以拥有高新技术的岗位,从而帮助沙特避免社会的动荡。为了刺激潜在的市场,沙特甚至暗示愿意支付太阳能电池板在其他国家的安装费用,尤其是在美国。

  但这座新工厂迄今为止的运行状况表明,这个国家距离理想的实现真的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现在,这个工厂中的大部分设备来自欧洲,组成太阳能电池板的产于中国台湾。组装线的产量一般也不可能太高,因为原料都卡在漫长的运输线上 沙特阿拉伯没有中国那样完善的基础设施络来为工业化提供支持。几个月前,曾经有一批用于封装太阳能电池板背部的塑料薄膜停放在沙特港口一个月,结果等到需要时,人们才发现它们都已经融化了。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在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于红海沿岸最大的项目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个数十亿美元投入的园区拥有世界顶级的太阳能研究所和能源效率相当低下的设施。整个园区在 年内建成。除了从全世界招聘而来的专家,这里还建有各种用于享受的店铺。

  比利时的物理学家和材料学家马克 威蒙斯克(Mark Vermeersch)就是其中之一,他从道达尔旗下的太阳能研究机构来到沙特。马克表示,虽然建立这个太阳能研究所的手笔很大,但这些钱花得很不明智。例如,研究所有六台价值百万美元的专业打印机,这种可以在表面涂抹薄层的工艺对于研究未来太阳能电池板技术至关重要,但一下购置六台还是没有必要。

  此外,这个大学里还有一个孵化器,其中一家企业的使命是想方设法保持太阳能电池板在沙漠中的清洁性。公司创始人 澳大利亚机械工程师乔治 艾特胡贝尔(GeorgeEitelhuber)说: 阿卜杜拉国王的邀请真是盛情难却啊。 乔治指出,2010年末在参加为实验性太阳能电池板命名的典礼时,一阵沙尘暴来袭覆盖了所有太阳能电池板,一群拿着橡胶扫帚进来清扫太阳能电池板的人让沙特王室颜面尽失,他们这时终于意识到保持太阳能电池板的清洁对于他们的梦想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而这个挑战需要他们从国外邀请人来解决。

  因此,不要将沙特发展太阳能产业视为这个国家对全球变暖等气候问题带来的舆论压力的妥协,这只是这个国家在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转型之举。他们不希望看到石油时代终结在自己手中,因此必须节制对石油的挥霍,而太阳能领域的投资可以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点。

  然而不幸的是,这项计划在起步之初就遇到了挫折。今年1月,沙特突然宣布其太阳能发展目标的完成日期将推延至2040年。尽管期限延长,怀疑者仍认为这个目标如同海市蜃楼。沙特想挥一挥手告别几十年来堆叠的对石油的依赖,可不会是 不带走一片云彩 那么轻松。

2008年大连Pre-B轮企业
物流枢纽
2008年杭州旅游A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