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黑神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58:50 编辑:笔名

1   公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某一天,黑神闯祸了,它把莫队长屁股抓出血来了。   黑神来历不明。   白幺妹赶集,背一背篓东西,走累了,靠在大松树下巨石边,竟眯眼了,突然巨石爆裂,竟蹦出一颗小黑丸子,像颗铁豌豆。女人好奇,用石块一砸,硬邦邦响当当,砸不碎捶不扁,竟围着她转圈,呜呜响,有金属声,越转越快,越转越大,状如足球,突然停住,睁开一只眼,眼睛一眨,伸出四脚。白幺妹大惊,醒了,坐起四望,天蓝蓝,水清清,云淡淡,风轻轻,世界一片宁静。她摇摇头,揉揉眼,原来是南柯一梦。白幺妹笑了,正抬脚要走,突然发现脚下蜷着一个黑毛球小狗,小鸡一样叽叽叫,她大惊,忙拔脚就走。哪知小黑毛球竟跟着她跑,跑了三里路,女人不忍心,蹲下来,它的眼睛亮晶晶,它的黑毛暖茸茸,摸着摸着,小狗伸出小舌头,舔她的手指,舔出一种善良。女人心软,心想这可能是个孤儿,就捡回来,渐渐长成一条猛狗,双耳直立,尾巴高扬,站起半人高,卧倒五尺长,两眼闪闪如星,浑身黑毛,无一杂色,主人喊它黑神。   村里人看见它就啧啧称赞:听说白幺妹家里见不到老鼠毛,连野猪都怯它三分。它吼声低沉,不怒自威啊!这是狗中帅哥啊,应该是黑神这个威猛的名字……   这时莫队长来了,他伸出食指,指着这个人的鼻子:“狗咬耗子,这叫多管闲事!”指那个人的眼睛:“你看见过野猪怕它呀?”最后一一指着大家:“这是白幺妹的杜撰,肯定是哪儿捡来的野狗,编一些神奇故事,神话狗的出身,难道真的像是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大家一见这习惯性的动作,都矮下去,寂然无声。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莫队长原来是杀猪的,自带杀气,全村的狗都不敢看他的眼睛,见了他就夹尾巴,夜半三更他走路,狗听到他的脚步声都不敢吱声,朝角落缩头。只有黑神不怕他,每次相见,它尾巴高扬,不摇动,四肢坚挺,不退却,眼睛盯着,不避让。所以莫队长烦它是有原因的。   莫队长得意了,他最骄傲的是他食指的威力,又用食指指着黑神:“这肯定是个杂种,是狼和狗的杂交,是个灾星。”   在黑神的记忆里,它最烦的就是莫队长的食指,所以抓莫队长是有原因的。   白幺妹的男人是木匠,经常不在家,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外出打工,黑神成了家里的保护神。所以谁到家里来,它就低沉咆哮,很警惕来人的一举一动。它最警惕的是莫队长,是不是警惕莫队长的杀气说不清楚,但莫队长一来就找女主人谈心。说女主人漂亮能干,村里妇女多,要培养她当副队长……他们虽是谈革命工作,但莫队长眼睛不正派,手也不正派,常常做些不正派的举动。一看见有不正派的举动,它就横着眼睛吼叫,还露出牙齿。被一双警惕的眼睛监视是很不舒服的,露出牙齿更是令人感到不安全的。莫队长也努力缓和关系,给它笑脸,给它招呼,还给它骨头,可黑神是个疙瘩脑袋,搞不来灵活机动,丝毫不转变态度。   白幺妹就找它谈心:“黑神啊,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狗,是最聪明的狗,你要懂人事啊,莫队长是我们旮旯山最大的官,上管天下大事,下管鸡毛蒜皮,连我想生小孩,还要他批准,我田里种包谷还是洋芋,也要他批准,我去赶集还是治病,都要他批准。你不知道当女人难,当漂亮的单身女人更难啊,以后莫队长来了摇摇尾巴好不好?”黑神不表态。白幺妹让步:“不摇尾巴也行,但你不要横眼睛,不要咬叫,不要露牙齿,或者他一来,你就躲一边行不行?”   黑神最听主人的话,狗再聪明也不如人灵活,它不知道所处的年代,也不知道队长的权威,只知道保卫家庭,这是底线原则,必须坚持。   白幺妹看懂了它眼睛里的坚持,长叹一声:“火炭落到脚背你才知道痛啊!”    黑神和莫队长,双方心里不和谐,不和谐肯定要爆发。   应该是春天惹的祸。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青山像乳房一样饱满了,绿水像眼睛一样清澈了,蓝天像脸蛋一样干净了。阳光明媚,鸟儿欢飞,春风吹拂,春波荡漾,漫山遍野爱在开放,菜花金黄,桃花粉红,李花雪白 ,引得蜜蜂嗡嗡,蝴蝶翩翩,春天是发情的季节。黑神被满山遍野的春意勾引了,忍不住漫山遍野瞎跑。听见猫在房顶叫春,心里也蹦蹦乱跳怀春。突然发现主人家的油菜花地里有异常摇动。油菜花长势好,有半人高。它相当灵性,虽有怀春心,更有责任心,还有好奇心,悄悄钻进密密的油菜地一看,竟是莫队长压住一女人在搞运动。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主人,在压迫下弹腿呻吟,把油菜搞得一片混乱。这场景和爱的主旋律极不和谐,不仅是主人的庄稼被践踏,更主要是女主人被欺负,黑神一声低吼,猛扑上去,双爪抓住了上面的屁股,正要下口,白幺妹一声惊叫:“不要咬!”黑神听话,虽没咬,也抓了一道血痕。莫队长翻到一边,捂着屁股哼,狠狠骂它是疯狗。女主人赶忙穿裤子,从他俩恨恨的眼光看,黑神也知道这是仇恨。   仇恨在心就要发芽。   又是在这油菜花地里,黑神挨打了。   那是事后的第三天,油菜花仍然很兴旺。黑神正望着油菜花思考,为何两人那么恨它,女主人进门出门都对它没好脸色,狗食都轰地摔在面前;队长很少来了,远远看它就吐口水,眼光像天坑一样阴森。它想不出原因,这时母狗白公主来了,眉眼传情,甚是妖娆。它的心情如菜花一样金黄了,两个耳磨厮鬓亲热,你追我赶跳跃,理智控制不住感情了。但黑神还是控制了冲动,怕整乱了庄稼,就引着白公主到了女主人被欺负的地方,反正已经被整乱了,再乱一次也不怕,就在原地干起了风流事。这时莫队长白幺妹来了,看到了这一幕,莫队长指着骂它是流氓,白幺妹骂它把油菜花糟蹋了,要打。莫队长摇摇头:“莫忙,我打个谜子你猜:四耳朝天,八脚落地,中间连接,两头出气。”白幺妹笑起来:“你也是个流氓,农村人哪个不晓得是狗连裆啊?”莫队长点头:“就是要在狗连裆时好下手。”看着黑神白公主一下分不开了,莫队长挥起木棒,狠狠打在黑神身上:“你不让老子快活,老子也不让你快活!”被爱情所制约,黑神挨了三棒。一棒打在头部,一棒打在腹部,一棒打在尾部,幸好拼命躲闪,没打成大伤。   黑神记仇,这仇早晚要报。要打有把握之仗,黑神悄悄跟踪观察莫队长。   队长办公室门前有个院子,院子大门紧闭,靠墙站了很多人,都是女的,有漂亮姑娘,有中年妇女,有麻子,也有瘸子,像长蛇阵,都在耐心等待。还有男人送女人过来,叮嘱女人好好和莫队长述说困难解决困难。黑神很奇怪,她们找莫队长有什么事?怎么这么多人?   院墙西边有个洞,它悄悄钻进去。   院子静悄悄,空无一人。   它前爪搭上窗台,从窗缝盯,盯到了莫队长,一个人靠在椅子上,脚交叉搁在办公桌上,仰头望着天花板,默默看伸出的食指。食指上有啥呢?这时莫队长站起来,突然摸索自己的裤裆,这举动奇怪,裤裆里有啥呢?莫队长长叹一声,精神萎靡疲软,又躺在椅上抽烟,一个一个吐烟圈。黑神看了一阵,觉得很没意思,正准备走。莫队长站起来,它忙躲到屋角。莫队长打开院子大门,用食指一指:“你,进来。”一股香风飘进来,一个花衣飘进来,原来是豆腐西施张妹儿。队长关大门,两人进办公室,又关门。张妹儿把两块白豆腐三斤白豆芽放在桌上,细腰扭扭一脸春风:“莫队长,我卖豆腐的没得好东西,请您尝尝鲜。”莫队长没说话,又摸裤裆。张妹儿很关心:“您生病了吗?这段时间一直不工作,门口等一串串人呢,好着急哟。”莫队长摆摆手:“你的事我晓得,不就是要修房子扩大门市吗?先对歌,对得好同意,对不好免谈。”豆腐西施声音像银铃:“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办。”   男女对歌是旮旯山风俗,没想到莫队长这样有文化,有意思。黑神来了兴趣,张起了耳朵。   莫队长伸出食指,戳戳她胸部:“唱《纺线子》吧。”   豆腐西施清清喉咙,轻轻唱起来:   “纺线子,纺线子,纺到半夜三更子。   这时若有豆浆子油果子(油条),   喝一口子,吃一下子,只有那样好法子。”   莫队长唱起来:   “纺线子,纺线子,纺到半夜三更子。   这时若有个男娃子,   亲一口子,抱一下子,只有那样好法子。”   女子嘻嘻笑:“你好坏哟。”男的嘻嘻笑:“你好美哟。”   黑神忙从窗口盯。见莫队长嘴角叼着烟,伸出食指,戳她的脸,戳她的胸,戳她的腰,豆腐西施嘻嘻弯腰:“好痒哟。”莫队长唱起来:“唱起巫山山歌子,抱起我的幺妹子。”   西施唱:“抱我你要干啥子?为啥脱我的花裤子?”   莫队长唱:“给你下颗好种子,明年生个胖小子……”   黑神气得脑壳发昏。难怪别人说不怕莫队长甩袖子,就怕他唱纺线子,原来就是干这种工作呀?你莫队长算个啥呢?没得文化,连箩筐大的字都认不到几个;没得相貌,一脸麻子加上鹰钩鼻子;没得身材,又瘦又矮没得三堆牛屎高;一张臭嘴,吐出痰来就有烟屎……接着又恨豆腐西施:你那么漂亮,怎么让那张臭嘴亲嘴?不怕呕吐啊?母鸡找公鸡,还要选择它羽毛漂不漂亮呢;雌狮找公狮,还要看它强不强壮;母猫找公猫,还要听它嚎春响亮不响亮,你们女人找男人,还有不有标准啊?哪知思考分神,爪子没抓稳,啪的一声跌下来,把垃圾桶也带倒了。黑神一想,这不是我的职责范畴,就走了。   莫队长开门出来,就看见墙洞黑神的身影。摸摸下面,绵软如蚕,没有任何气象,他一直为这事苦恼,就恨恨骂起来:“狗日的!”    2   黑神的仇恨和灾难以后再说,先说说母狗白公主。   白公主也来历不明。   旮旯山的人说,这狗也可能是汪漆匠偷来的,也可能是城里流浪来的,背景值得怀疑。它身材修长,全身雪白,眉目清秀,目光忧郁,应该是蒙古牧羊犬和长白山猎狗的杂交品种,不光是很漂亮很有气质,更主要是有文化。群狗称它为冰雪公主,它不理睬本地土狗的愚昧追求,但喜欢黑神,称它为黑马王子。   它们的约会经常在大松树下的巨石上。   人有人的语言,狗有狗的交流。白公主温柔地偎着黑神,舔它的头,摸它的腰,闻它的尾,问它痛不痛?黑神目光坚定:“我最恨他指着我的那根食指,这仇一定要报!”白公主一声叹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这里的世界很无奈。”这话太有文化,黑神一下理解不了。白公主说,外面是科学进步,有电视,有报纸,还有什么电脑,特别是思想开放,追求大爱……大爱是什么?黑神很难理解。白公主毕竟不是哲学家,没有深入研究,一下也解释不清其中的深奥,就说:“这里还是队长时代,只能夹着尾巴,说不定你还没报仇,就被报销了。我想这大爱,就是不要心中总是仇恨吧。”它把嘴亲过来,黑神闻到了它唇齿间鲜花的香气和阳光的味道。我一定要为你生九个小宝宝,个个闪闪发光,那就是大爱的光芒……天哪,这就是白公主,诗人般的白公主!    正在这时,树上飘一白点,准确落在黑神鼻子上,呀,是鸟粪,其臭难闻!抬头看,树枝上一只小山雀歪头歪脑看它,叽叽喳喳得意。黑神一声大叫,猛地跃起,抓到了树枝上的桠枝,啪的一声断折 ,黑神摔下大石,小山雀也掉下来。黑神翻身站起,凶神恶煞站在小山雀面前,像一座喜马拉雅山,巨大的身影压下来,小山雀吓坏了,惊惶惶缩头,用翅膀遮住眼睛,可怜的叽叽叽,原来它不会飞。白公主从大石上跳下来,忙忙护住小山雀:“不要吓它!”黑神瞪眼:“莫队长说过,鸟粪落头,必有忧愁。”白公主嗔眼:“小东西懂啥?小调皮嘛,不讲卫生嘛,你还计较啊?”这时两只大山雀飞过来,围着飞上飞下,急得叽叽喳喳,肯定是小东西的父母。白公主拉拉黑神,远远退后。可小东西不能飞,当父母的没办法,仍只能围着转圈圈着急。白公主突然说:“你不是不懂大爱吗?实践一下就懂了。”黑神懂了它的意思,但摇摇头:“我不是猫。”白公主笑了:“你站在大石上,抓住大松树。”黑神照此办理。白公主轻轻叼起小山雀,小东西也乖,缩着不动,它跳上大石,爬山黑神肩头,再抓住树枝,把小山雀轻轻放进窝里……   黑神吹着口哨返家,追着一只蝴蝶跑,心儿也像蝴蝶了。风儿轻轻,花儿摇摇,蝴蝶飞飞,翅膀扇动着阳光,有一种透明的快乐。这时豆腐西施挑着豆腐担子来了,蝴蝶停在她头上,忽闪忽闪很美丽。豆腐西施屁股扭扭腰儿扭扭,担子忽闪忽闪也很美丽,眼睛忽闪忽闪打招呼:“黑神,你快乐啥呀?”黑神不理她,认为她唱《纺线子》声音美审美差,上不了档次。蝴蝶忽闪忽闪飞走了,它又跟着追,追到池塘边,蝴蝶竟停在了一个撅起的小白屁股上,小白屁股一回头,原来是白幺妹的儿子宝宝,自己的小主人,正在捉蝌蚪,一脸稀泥巴,像个花猫子。黑神知道池塘危险的深度,忙咬着他衣角朝大路上拖,宝宝抓着泥巴打,打得黑神一脸稀泥,你望我我望你,都笑起来。 共 2156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卵巢早衰的治疗和预防,作为女人你怎能不知道
哈尔滨最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医院专治癫痫病

上一篇:那颗心在霾的怀中

下一篇:夜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