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军警硝烟中的女人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23 11:49:06 编辑:笔名

  著名的香城固诱伏战硝烟殆尽,战场景物逐渐清晰起来,空气中还能嗅到浓烈的硫磺味道。

  老沙河东绵延四五里路的河堤上,到处是穿灰军装的八路军和穿黄军装日本鬼子的尸体。血还不断从刀伤和枪伤处流下来,黑紫而粘稠。

  微风荡起阵阵黄沙,掩盖了伤口和血污,瞬间又从黄沙中浸润出来,凝固成一条血龙。远处不断传来伤兵们临死前对这个世界的诅咒和无助的哀嚎。

  夕阳西下,天近黄昏。老花贵阴沉着脸,满手血污,从死人堆里扒拉着,希望能找到一个伤得轻的,起码不至于马上就死的。条件是八路军,中国人。

  轻伤员早被担架队抬走了,留下来能动弹的要么在苟延残喘,要么是回光返照,活下来的希望十分渺茫。但是,为了老伴一而再,再而三的哀求;为了两个花样年华,不能再留的女儿,老花贵不肯放弃一线希望。

  老大爷,给一口水喝吧?尿一泡也行!

  循声望去,年轻小战士从死人堆里抬起头来。

  一阵窃喜,老花贵小心翼翼的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小战士身旁。

  伤到哪了?小腿。

  那一部分?六八八团。

  哪里人?四川。

  姓啥叫啥?刘贵庭。

  小战士刘贵庭用近乎哀求的声调说:老大爷,救救我!我可以给你当儿子。

  老花贵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姓我的姓,改名叫花庭,给俺当上门女婿?答应,救你一条命;不答应,咱们两不相欠!

  连我们营长一块救?依你。

  花庭是营长金生的警卫员。战场上,一颗炮弹落在他们身旁,炸昏了他和营长。伤着了花庭的右小腿,弹片捥掉营长金生左大腿上一块肉。金生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老花贵家夹壁房的炕头上。

  伤愈归队前,老花贵在堂屋里设下香案,遥天三祝,请营长金生,警卫员花庭到堂,一板一眼地说: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花莹,关外逃难来的。大家闺秀,品貌端庄,配营长;二女儿叫花茂,亲生的,柴火妞,配花庭。兵荒马乱的孬年景,男人在家也留不住,圆房三天,任你们去找队伍,该干啥干啥,生下一男半女,俺给你们养着!打跑小日本,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战后,陈赓所部跳到外线休整作战,迟迟没有消息。金生和花庭的行期一拖再拖,满足了老花贵,急坏了金生和花庭。

  年关临近,传来邯临线破袭战消息,新一团驻邱县马头集。金生和花庭整装待发,花莹拽着金生的胳臂要跟着走。

  老花贵也在一旁跟着劝说:先前八路军来,队伍上也有女兵,就让她跟着去吧?她能从关外跑过来,就能跟得上队伍。

  参加团卫生队或担架队,不能拖我的后腿!

  是!一个标准化八路军军礼,金生媳妇小鸟依人。

  临行,花茂娘把一床枣红缎子被面塞给花莹说:拿上。

  嗯——不!

  花茂娘攥住花莹的手说:你亲娘留给你的,是个念想!

  转眼半年,花庭、花莹兄妹双双回乡探亲。老花贵听到消息,擦把脸,换件新衣服迎到村口。乡亲们像迎接凯旋归来的队伍,把他们迎进村,送到家。花庭一身新军装,左夸右背驳壳枪,飒爽英姿;花莹亭亭玉立,腰间别着一把德国撸子。花茂已经有了七个月身孕,也挺着肚子走出屋,用铜盆给丈夫、姐姐打来洗脸水。

  花莹蹲下埋头洗脸的功夫,花庭迅速抽枪,对准花莹后心啪啪两枪,登时毙命。

  见过太多死人的乡亲们没吓傻,惊呆了。

  花庭挺立门前台阶上,当众宣布:花莹真名叫福田美子,日本特务。她潜入我们部队,用红缎子被面给日本空军传递情报,妄想一举消灭我军主力。按着129师刘邓首长的指示,严惩敌特,就地正法!

  老花贵恼羞成怒,抬起右腿,狠狠地朝福田美子的屁股上跺了一脚。回头埋怨女婿花庭说:该在队伍上崩了?

  转移敌人视线,有利部队转移。

  咋不打死在村外,看脏了我的院子?

  花庭羞涩的低下头,咕哝说:这娘们经过日军特高科训练,我怕失手,完不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对,就应该这么干!乡亲们你一脚,我一脚。唉!日本娘们的腚蛋子真暄乎。

  共 14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战场硝烟,硝烟战场。一幕幕惊人的场面,一桩桩感人的故事。小说《硝烟中的女人》,人物刻画细腻,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战争就有伤员,有伤员就有人护送。抗日烽火 ,遍及战场,我军力量威伍雄壮。女日本特务已走投无路。小说构思独特,语言简练,引人入胜。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林雨荷】

小儿厌食的病因
拉肚子如何调理
腹胀腹痛拉肚子是什么原因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