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广州8所学校超一成学生将止咳水当毒品服用

发布时间:2019-10-22 00:44:15 编辑:笔名

点击这里了解事件的真相 我们为您揭开神秘面纱  在加拿大留学的蒋从威回国探亲期间被撞身亡。其父在蒋从威遇难的街道旁悲愤诉说案发经过。

省二人民医院有不少住院的治疗的"邦友",其化验单显示为"止咳水"和"美沙芬"依赖呈"阳性"。

新快报11月3日报道广东省药监局今年8月给记者的统计材料中称:我国每年有上百万人存在滥用药物现象。而滥用止咳水正是其一大体现。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的张希范院长对记者指出:“现在珠江三角洲一带,主要是东莞、深圳、惠州等地喝止咳水的20岁以下的青少年比较多。据我们医院的调查,有的学校学生可能百分之四五十有喝过联邦止咳露的经历。”

该中心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该院自2003年至2008年2月共收治滥用止咳水的病人132例,占了该院病人总数的35。7%。这里还不包括滥用曲马多、美沙芬等药物的病人。该院所收的342名有地区资料的滥用处方药品的病人中有259名来自广东,约占了76%。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成瘾医学专家、成瘾医学科主任卓福镇称,自2006年7月,该科共接收了461名滥用止咳水和阿片类药物的病人,约占了该科病人总数的90。4%。这些人大多分布在东莞、深圳、惠州、广州等地。

2008年,广东省东莞市莞城英文实验学校学生巫耀斌在其获得第21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二等奖的作品《止咳药水在中学生群体中的服用情况及对小鼠学习记忆的影响》中,对珠三角8所初、高中学校及职业中学的874名中学生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滥用“止咳水”者占总人数的11。2%(非医疗目的滥用)。

“即便目前国际、国内的数据并不多,但从临床上看,广东也已成为滥用止咳水的重灾区。”据我国著名的成瘾性疾病治疗学科带头人、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理事、广东武警医院的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何日辉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香港的青少年滥用含有可待因或罂粟壳成分的止咳药水的问题一度很严重。上世纪90年代末,这股风潮经深圳传入。之后,又发展到广东各地,以及福建、江西、东北等地区。

此外,因为公众、家庭以及医药界等均对处方药成瘾性认识不足,此现象已日益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何日辉表示,不少家长把喝止咳水上瘾的孩子关起来。但“黑屋”、“铁链”只能非法、残酷地限制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对于正在被滥用的各种处方药,迫切需要的是外界合力打造的“一把锁”。

事实上,在QQ群里的“邦友”有一定的虚拟性,防止其胡作非为并不容易。但它显然绝不仅限于网上的“自娱自乐”和“自我交流”,实际上,他们的生活早从网上延伸到社会、家庭,并由此产生了可怕的后果。

“喝药”悲剧

“喝药”后开车撞死回国探亲留学生

2009年8月18日下午4点半,拖了14个月的麦仲源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终于在广东某地法院开庭。

早在2008年6月6日晚11时许,在肇事“15分钟前喝了半瓶止咳水,吃过两粒‘幸福伤风素’”的麦仲源,开着他的牌号为“粤S3D888”的奔驰汽车,“行驶到了长安镇长青北路红馆KTV路段”时,将正要从右往左横过马路的21岁男孩蒋从威撞飞。

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一所大学求学的蒋从威,出事前不久从加拿大回国探亲,此时正准备返回加拿大继续自己的大学学业,“飞机票已经买好了。”蒋的母亲哽咽着对记者说。

坐在被告席上,25岁的麦仲源没有请辩护律师,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犯有“交通肇事罪”的全部事实也供认不讳。

法庭上,麦仲源以“我当时头脑不是很清醒”,“当时下大雨,看不清楚”,“我近视”等为由,解释其为什么“看不清楚”被“撞碎的前挡风玻璃”。

6月17日,蒋从威经抢救无效死亡。

而当记者向走出法庭的麦仲源了解他开车前服用“止咳水”和“幸福伤风素”的情况时,被他的几个保护者强力推开。

新快报作者:陈文张洁瑶何海珠)

点击这里了解事件的真相 我们为您揭开神秘面纱上一页1

珠海癫痫病医院费用
信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重庆妇科医院
珠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信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