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修罗战神 第一千二十六章 仙族王牌

发布时间:2019-09-24 19:37:13 编辑:笔名

修罗战神 第一千二十六章 仙族王牌

“唰。”

突然,刑决的手掌猛然落下,直指仙帝等仙族大军。

“杀,,,,,,,,,,,,,。”

而与此同时,一声声令鬼神畏惧,令灵魂颤抖的喊杀声也是响彻天地。

噬魂族的魂兵魂将,刑决所率领的百万大军,已是率先向仙族发动了凶猛的攻势。

“休要xiǎo看我等。”

眼见强敌袭來,仙帝也并未退缩,反而是率领仙族大军,向刑决直奔而來。

两股大军瞬息便交错到一起,刹那间火光四射,涟漪恒生,绚丽的光华不断涌现,闪电飓风不断浮现,一场惊天大战已经是爆发开來。

修罗战圣对战圣,修罗战帝对战帝,修罗战王对战王。

两军交锋之后,刑决这方便马上占据了上峰,至少除了修罗战圣外,由魂兵魂将所构成的修罗战帝,以及修罗战王,战皇,战将等战圈,取得了优势。

要论实力,仙族的血脉之力绝对堪称圣域一流,可是奈何魂兵魂将乃是不灭之体。

他人交战,还有所保留,但魂兵魂将一出手便是最强的攻击手段,甚至不惜以自爆的方式來攻击对手,他们根本就不怕死亡,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死亡。

死而聚,聚而生,循环不死,不死不灭,这便是魂兵魂将的真正力量。

试问一下,莫説两者之间沒有差距,就算两者之间有着一些差距,但一方乃血肉之躯,一方却是不死不灭之体。

那么这两方交战的话,究竟孰强孰弱,想必不用多説,所有人都可以想到结果。

而眼下,魂兵魂将与仙族大军,就是这样一个局面,至少修罗战圣之下的战圈结局,已是沒有太多悬念。

“那些家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不是人类,可恶”

仙帝等仙族dǐng尖强者,早已被妖帝,翼熏儿,玄夜老祖等人死死的牵制住。

他们只能听见自己族人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看到自己族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却又根本无法脱身。

“魂兵魂将居然是不灭之体,先祖的手笔果然了得,他老人家留下的产物已是近乎逆天难怪他老人家有着不惧圣神的胆识。”

这一刻,刑决并沒有急着出手,而是在观望战局,虽然仙族的人最想击杀的便是刑决,然而他们根本就沒有靠近刑决的机会。

在感叹了魂兵魂将的力量后,刑决则是侧过头,将目光投向了身后,因为在他的身后,以仙族皇子为首的,仙族的迎亲大队还整齐的站在那里。

他们不是不想逃,而是沒有逃的机会,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刑决牢牢的掌控在了手中。

“刑决,你想做什么,你若敢多我不利,我父王一定不会放过你。”

眼见刑决的目光投來,仙族皇子顿时慌乱起來,尽管他假装镇定,但却仍无法掩饰此刻的恐惧。

“呵我説你是不是傻掉了,这种时候居然对我説这种话。”

“现在不是你父王放不放过我的问題,而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听到仙族皇子的话后,刑决突然失声笑了出來,他真的觉得很是好笑。

这位当曰还敢在自己面前嚣张,向自己挑战的仙族皇子,此刻居然会变得如此愚蠢。

可见他就算再有心计,但当恐惧到了一定程度后,也会变得愚钝。

不过仔细想想,眼下他除了用自己的父王威胁一下刑决外,他也的确沒有任何逃脱的手段。

“刑决,我们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

“你是想要宝儿公主是么,我让给你就是。”

眼见威逼不成,仙族皇子居然话锋一转,想将宝儿拱手送于刑决。

“咄咄逼人,这话你应该对你的父王説,问问他,我刑决从未招惹于仙族,为何当曰非要对我等赶尽杀绝”

“另外,不要説将宝儿公主送给我的话,因为你根本就沒有这个资格。”

突然,刑决目光杀机一闪,方圆数里的空间顿时变得炙热无比,当人们反应过來之际,这片空间已是化为一片暗黑色的火海。

火为黑色,却异常凶猛,无论是人是物,都无法抵挡它所散发之高温。

仙族的迎亲大军,一个接着一个的灰飞烟灭,甚至许多人连声哭喊,都为來得及呼出。

这一刻,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由刑决所主宰的地狱,他要谁生谁便生,他要谁死谁必死。

“呃啊父王,快快救我,,,,,,,,,。”

不过刑决好是xiǎo看了仙族皇子,身为仙族未來族长的继承人,仙族皇子的确有着一些保命的手段。

此刻他的周围,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罩,尽管很淡

修罗战神  第一千二十六章 仙族王牌

,但的确阻挡住了刑决的黑色火焰。

“刑决,你不要欺人太甚。”

仙帝此刻正与妖帝交战在一起,尽管他血脉很强,但却也难以战胜妖帝,望着自己那身陷火海的儿子,可谓焦急万分。

“可怜的皇子啊,既然你父王不肯救你,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刑决根本不理会仙帝説些什么,而是微笑之间,将这片空间的火焰再度加温,一波比一波凶猛的火焰巨兽,开始向仙族皇子席卷而去。

其实刑决知道,拥有天丝的仙帝,绝对拥有摆脱妖帝的实力,只不过动用圣器有着动用圣器的危险,非到逼不得意,他还不愿使用者最后的手段。

“轰”

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猛然传來,那辆迎亲战车居然化作漫天的碎片。

而与此同时,两道身影也是浮现而出,那正是妖族的族长,以及他的亲生女儿,宝儿。

“傻蛋,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宝儿泪流满面,但当她看到刑决之后,那挂满泪花的脸上,便再次绽放起那灿烂无比的甜美笑容。

先前的她碍于其父亲的掌控,根本无法观察到外面的情况,但她也从外面的对话中听出,是刑决來到了此处。

此刻见到果真是刑决,自然开心无比,开心到忘记此刻的她正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挟持。

沒错,此刻的宝儿,正在被妖族族长挟持着,一张充满力量的手,正死死的按在宝儿的头dǐng,稍一用力便可将宝儿的头颅捏的粉碎。

“刑决,让我离开,我便放过宝儿。”妖族族长恶狠狠的威胁道。

他始终在战车之中,距离刑决非常之近,所以先前的一切他都清楚的见到。

此刻的他并不觉得自己会是刑决的对手,甚至觉得仙族也是大势已去,此刻的他只想逃之夭夭。

“居然用自己的女儿來威胁我,你可真是一位好父亲。”

刑决根本沒有将妖族族长放在眼中,而是叹息一声后将目光投向了宝儿,微笑道:“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呜哇”

几乎在刑决声音落下的同时,妖族族长一声惨叫传來,他的右臂居然被人瞬息斩断。

当那父亲的鲜血,洒在自己的脸上之际,宝儿才惊愕的发觉,一只手臂拦在了她的腰间。

转头望去,刑决已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一只手将她揽入怀中,而令一只手正在死死的捏着她父亲的喉咙。

堂堂妖族的族长,圣域最鼎鼎有名的人物,此刻居然就这样被刑决抓在手上,甚至姓命都被掌控。

这样一幕,不是説明妖族族长浪得虚名,而是在説明,刑决这位噬魂族的后人,已经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暗杀视你为兄长的妖帝,你是为保族长大位,总算还有个理由。”

“但为保己名,居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出手,你这种行为,人格已失,当以斩之。”刑决冷冷的看着妖族族长,杀机毕露。

“傻蛋,不要杀我父王。”然而还不待妖族族长反驳,宝儿却是大声的呼喊起來。

“宝儿,你”见到宝儿这样的反应,不仅是刑决,就连妖族族长也是涌现出意外的神色。

“傻蛋放过我父王吧,就算他做的再不对,但他至少无微不至的关爱了我这么多年。”

“就算他做的再不对,但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

“不管这是他的本姓也好,还是他逼不得已也罢,我都求你饶他一命。”宝儿哭泣的哀求着。

而听到宝儿的话后,刑决也是楞了下來,他似乎突然懂了宝儿的感受,血浓于水,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得出大义灭亲的事。

“滚吧,滚回你的妖族,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刑决猛甩手臂,便将妖族族长甩出数千万里之外,瞬息便消失在了这片空间。

“父王,快快救我,我快支撑不住了。”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再度传來仙族皇子的求救声。

定目望去,此刻他那护体的光罩已经彻底消散,凶猛的火焰早已是攻向他的**,原本帅气的外表,已是面目全非。

“喝啊~~~~~~~~~~~”

“刑决,是你逼我的。”

突然,仙帝一声怒喝,而后手臂对着刑决猛然扬起,一道如白昼般的光芒,便笼罩了刑决所在的区域。

“糟糕。”

面对这种变化,就连刑决也是不敢怠慢,而是拦住宝儿身形一纵,赶忙逃出这个范围。

因为他能感受到,那白昼般的光圈内,蕴含着怎样的力道,那熟悉的气息告知刑决,仙帝已是使出他的杀手锏,祭奠出了仙族的王牌,上品圣器天丝,

固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广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盐城治疗龟头炎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要预约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