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彼岸花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2:50 编辑:笔名

这是一个极不真实的梦,甚至可以说极为荒诞。我就在这样的梦中,伴随着满地的彼岸花,凋谢,枯萎,扑向了生命盛大的终结。  上校颁布了新的禁令,然而这对于我,不起任何作用。因为禁令的内容是关于那条河的,河的两岸开满了彼岸花——这是我仅知的。敌军和我们就以那条河为界,在这个似人非人的世界上僵持着,没有人告诉我有多久了。然而在不久前,几个战士偷偷潜到河中,他们太渴望水的温柔,他们在水里纵情,他们比鱼儿还快活。然而,不幸之所以被称之为不幸,就是没有人知道它如何发生。所有人都只听到了几声枪响,等到军营中的战士寻到他们时,他们很安详地在岸边搁浅。他们脸上还带着微笑,赤裸裸地躺在那儿,样子很安详。自那以后,上校便颁布了新的禁令,禁止任何人去河里洗澡,甚至连靠近也不能。  至于我说,这禁令于我,不起任何作用,并非因为我享受特别的待遇,而是因为我的双腿已经残废很久了。至于为什么他们还带着我,大概是我在军事谋略上的天赋这一缘故吧。我很自以为是的想着。然而也有一个不好的假设,或许在敌军攻过来以后,他们大概就各自奔命,对我不管不顾,任我被敌军打死或是俘虏,任我自生自灭了吧。  其实,上校待我还是蛮不错的,衣食住面面俱到,还派了一名战士来照顾我的起居。说实话,没有他,很多事我无能为力。  在我从军之前,我便早已做好了死的打算。我不同于那些被迫参加战争的人们,我是主动请愿的。然而很不幸,子弹穿过了我的双腿,打穿了骨头,打伤了神经。我忽地就残废了双腿。于是我只能在营帐中听战士讲述战况,然后给他们分析,出谋划策。然而有时也言谈温暾,因为我实在无法亲临战场。  然而某一天,我摇着我的轮椅出了营帐,出了驻扎防区。我厌倦了终日不见阳光的生活,厌倦了那儿的食物,厌倦了那儿浑浊的空气。我想出去走走。  我的目的仅是出去走走而已,没想到摇着轮椅,扑向了盛大的死亡。  我远远地便望见那条河了。水声潺潺,很清脆,有如我故乡那条环绕着村庄的河。我在它的怀中,生活了十多年,喝了十多年它的水,那么甘甜,那么令人忘我地陶醉。我摇着轮椅慢慢靠近,忘记了上校颁布的新禁令。呵,我从未放在心上过,然而我现在正在逾越那条界河,那条通往死亡的河。  我把轮椅停在河边,俯下身去,触摸那流水的灵动。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说不清,道不明。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时候,没有战争,没有无止尽的杀戮。十几岁的孩童,天真无邪地在村庄的空地上戏耍,布满风筝的天空,蔚蓝而明亮。偶尔跑到河边,人们生怕孩子落水,忙喊着孩子的小名,于是各各都回家去了。  然而,当硝烟弥漫开,一切便都不复存在了。那儿变成了一个屠戮场,尸横遍野,一片死寂。夜幕降下,少数的几个“幸存者”才敢出来,却都不忍再“收拾旧山河”,任一片死寂在黑暗中消沉,灭亡。那少数的几个“幸存者”中,就有我。  当我离开村庄时,我是孤单的。走过那条河,河水已被血液浸染得泛红,在晨曦的微光中竟愈发清晰,愈发刺眼了。于是,走时的孤寂,连同我的惧怕,全被溺死在了这河水里。  我走得很平静,因为无所畏惧,因为忘却了胆怯的模样。我独自生活着,看透了死亡,那是一个必然临降的盛大的节日。而生命的本职,是灵魂的永恒。所以,在我忽然想起上校的禁令以后,也没有再在意,继续玩弄这灵动的水。也许我的离开,并不会对军营有丝毫的影响吧。  我真考虑着如何将这灵动的水送到自己脸上,来湿润自己干燥的面庞,便只听得一声枪响。只觉得传来一阵锥心的痛,便失去了知觉。大概也许一定是倒落在河里了,连同我的轮椅。与这样灵动的水融为一体,也该算是上天赐予的莫大的恩惠吧。  我不知自己是否已经死亡,我依旧有思想,有知觉,依旧能观望世间千万中姿态。凌驾于河之上,我看到了在河对岸,开满了彼岸花。然而视线渐渐模糊,模糊中彼岸花渐渐在行声和风声中凋谢。  我,耗尽了我的年华;彼岸,繁华满地,新生,凋落。 共 15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前列腺炎医治办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

上一篇:花问

下一篇:秋风终究悲画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