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踏天争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叫方荡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4:46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叫方荡

“方荡!”早到惊叫出声。

早到旁边的顾白被吓了一跳,他正全神贯注的等着孙青山和韩广彼此之间杀个两败俱伤。

世界上没有比坐山观虎斗更有趣更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顾白关注的是,皇宫深处,至今尚未露面的炫龙皇帝,关注的是整个夏国的天下,一个忽然冒出小小的芝麻粒般黑diǎn根本就不在他的念头之中。

早到的惊呼将他从天下大势中生生拉了回来。

不光是顾白,包括顾之章、孙青山、韩广在内,所有的人都被方荡吸引。

本来大战一触即发,却因为一颗芝麻粒暂时得到缓解。

就见方荡一路狂奔,朝着巨鼓冲去,擂击妖兽智商并不高,甚至浑浑噩噩,见到方荡从自己的饲主阵营跑来,竟然无动于衷,继续有条不紊的击鼓。

沉重的鼓声中,方荡一跃而起,一脚踏在那妖兽头dǐng,随后身形一窜,落在了红漆巨鼓上。

那敲鼓妖兽咚咚敲击打鼓,但只敲了三下,就嗷呜一声惨叫,轰然摔倒在地,抽搐几下后,就没了动静。

方≈dǐng≈diǎn≈小≈説,荡站在巨鼓上,矗立在战场正中央。

旁边的妖兽此时也停止了擂鼓,连带着守城的军卒,四周足足近十万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方荡,谁都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他要干什么。

人人都好奇。

偌大的皇宫前,静寂得针落可闻。

方荡扬声喝道:“我是方荡,我要扬名天下,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得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并将我的名字传扬出去!”

早到听到方荡吼的这一嗓子,几乎跌坐在地,随后早到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他当时只是给方荡打个比方而已,万万没有叫方荡跑到战场中间去扬名天下,虽然,不管好名坏名,方荡现在确实已经达到了名扬望京的地步,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一个字,死!

方荡这是在找死!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给自己的弟弟妹妹提供位置信息。

顾白瞪着大眼睛看着方荡,眼中爆射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目光,他早就佩服方荡,由衷的感到方荡是自己的偶像,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将挡在他路上的方荡一脚踢开,现在,方荡再次奠定了自己在顾白心中的地位,虽然此时的方荡看起来有diǎn傻……

顾之章眉头皱起,看向孙青山,城墙上的韩广也将目光投注在孙青山身上。

方荡是从孙青山的阵营位置处跑出去的,他们当然要看孙青山。

事出反常必有妖,有史以来,从未有那个家伙在战阵之前,忽然跑出来高叫我要扬名天下的,这样的疯子没准是孙青山派出来的。

孙青山一脸纳闷的神情,大觉没有面子,被一个疯子从自己的阵营中跑出去,传扬出去,不够丢人的了。

并且,方荡脚踏战鼓,这可实在是太不吉利了,孙青山是个相当迷信,相当注重运气的家伙

,每次领兵出征,孙青山都要祈求气运昌隆,仪式繁琐,方荡踏了象征气运的战果,已经触犯了孙青山的大忌。

不过这疯子也不简单,一脚就将他豢养的擂鼓怪给生生踏死了,很有diǎn门道。

孙青山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夏国存亡,天下大势,怎么能被一只苍蝇给搅乱了?”给我杀了这个疯子。

从孙青山阵营中跑出来的家伙,孙青山自然有收拾掉。

随着孙青山的话语落下,孙青山身侧一员偏将冷哼一声,一夹坐下火云驹,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火云驹如同一朵红云驮着那大将横跨半个战场,来到了方荡所在的巨鼓之下。

“呔!混账东西,给你家爷爷滚下来受死!”方荡敢去踩战鼓,这偏将却不敢,他很清楚,这红漆战鼓对于孙青山极为重要,万万不能损毁。

方荡高高在上,眼中一片赤白,低头看去,就见这偏将身上五贼昌盛,修为至少也在铸骨后期,甚至有可能已经摸到了强筋的边儿了。

这样的家伙才做个偏将,可见孙青山手下的能人之多。

方荡一脸认真专注的问道:“你知道我叫什么?”

那偏将冷笑一声道:“阿猫阿狗也配扬名天下,速速下来,本将摘了你的狗头,保证十天后,谁都不会再记起你。”

方荡一脸不开心,但很有耐心,如同当初他教导方气、方回儿一样,道:“我叫方荡,你现在记住了没?记住了就回去传扬我的名字。”

偏将被方荡生生气笑了,这么想出名,想到丧心病狂的地步的家伙他还是首次见到。

偏将或许觉得自己露出笑容实在是太不严肃,干咳一声,一张脸再次绷紧,道:“你下不下来?”

方荡却问道:“你记住了没有?”

偏将一张黑脸憋得通红,扭头看了眼光是眼神就能够杀死他的孙青山,当即暴喝一声,伸手从马侧抽出弓箭来,弯弓搭箭,朝着方荡就射了一箭。

这偏将拉弓之时浑身骨头发出嘎嘣嘣的声响,方荡就知道,这一箭不简单,偏将一箭射来,方荡已经向后一翻跃到了鼓后。

偏将露出一丝冷笑,当即一拍马臀,火云驹放蹄绕到了巨鼓之后,不过,这偏将刚刚绕到巨鼓后面,就猛的倒飞出来,直挺挺的飞了十几米,这才咚的一声摔在地上,翻滚了十几圈,才不动了。

方荡此时重新出现在了巨鼓之上,

巨鼓横放,从孙青山他们的角度刚好谁都看不到巨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在巨鼓的另外一边,韩广等守军却看得清楚。

方荡出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就是速度快些,出其不意,一击毙命,倒是方荡下手的方位叫人诧异。

死得不能再死的那个偏将右胸口处被方荡一拳砸中,按理説,那偏将已经到了铸骨后期,完全可以达到化干戈为玉帛,能够将自己遭受的攻击完全化解掉,通过骨骼传到出去,除非方荡一拳正中他的死穴,否则凭方荡的修为就算是偷袭,也万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或许方荡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凑巧一拳砸中了唯一的死穴,杀掉了那位黑脸偏将。

孙青山看得清楚,方荡的修为也就是淬血境界,这样的修为在他眼中简直就是臭水沟中脏泥巴的水准,若非是在战场之上的话,方荡根本就不值得他亲自过问。但现在不同了,不将方荡的事情解决掉,他孙青山就是一个笑话。

孙青山身后再次走出两个偏将来。

这两个偏将各自骑了一匹健壮马匹,朝着巨鼓狂奔而去。

这两个偏将没有和方荡废话,弯弓搭箭,直接就朝着方荡就射了过去。

方荡故技重施,一下跃到了巨鼓后面,两个偏将对视一眼,随后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从巨鼓左右饶了过去。

衢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治疗妇科医院
黑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衢州好的妇科医院
镇江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